益生菌介紹與歷史小故事,一開始被當成有害細菌?

益生菌介紹與歷史小故事,一開始被當成有害細菌?

目錄

益生菌介紹與歷史小故事

益生菌專家/賴俊廷 博士

 

最早發現乳酸菌的人,竟是釀酒失敗發現的?用乳酸菌來維持健康,竟然是邪魔歪道的說法?古今往來,「乳酸菌與益生菌」的演變令人嘖嘖稱奇,本文從乳酸菌益生菌的發現、再到「益生菌之父」梅契尼柯夫 (Mechnikov)推崇益生菌的契機,讓賴博士來講故事給你聽!

 

一、發酵乳(乳酸菌)的由來,從奶製品發酵開始

發酵乳製品,最早的文字描述可追溯至古代「美索不達米亞」,當地的蘇美人在石壁上已經刻畫了相關乳製品加工的紀載。

 

而東方社會的第一次歷史記錄,與「成吉思汗及其蒙古鐵騎」有著密切的聯繫。根據歷史記載,蒙古騎兵在羊皮袋中裝入羊奶等乳製品,隨著長途征戰的過程,這些乳製品自然發酵成為發酵乳。這種發酵乳隨著蒙古帝國的擴張傳播至歐洲。

 

漸漸地,這種發酵乳在全世界蔓延開來,各國居民發現奶製品在「偶然的條件」下發酵後,會變得酸甜可口,飲入後不僅沒有不適,反而能幫助消化。隨著時間演進,專家學者提出更多乳酸菌、乃至益生菌對身體有益的學術論文,發酵食品因此逐漸風靡全世界。

 

*如果你不知道益生菌跟乳酸菌的差別,請看此篇文章「乳酸菌不等於益生菌?

 

 

二、是誰發現了乳酸菌?

乳酸菌是由19世紀的科學家路易·巴斯德(Louis Pasteur),在一次研究「釀酒失敗酸化」的原因中,用顯微菌觀察酸化的酒釀,發現充滿桿狀形狀的微生物,為了避免釀酒的失敗,過程中應避免混入這類的桿菌。也從研究這類桿菌的過程中,觀察到這些菌株能夠將糖分解成乳酸,這是乳製品發酵的關鍵過程,也是乳酸菌的由來。

 

巴斯德打開乳酸菌的研究後,後續的研究者迪希爾(Tissier)在19世紀末,從喝母乳的嬰兒糞便中,分離出雙叉雙歧桿菌(Bifidobacterium bifidum),又稱比菲德氏菌(B菌),可用於調整體質,是目前最早發現的益生菌。

 

三、益生菌之父的誕生:「乳酸菌如何演變成益生菌?」

用細菌來健康維持概念在當時以「微生物就是疫病原」為主流想法的世代,幾乎成了異端邪說,直到益生菌之父—俄國的微生物學家梅契尼柯夫 (Mechnikov),才開始將乳酸菌從「食物保存」的層次提升到「健康保養」的層次1

 

梅契尼柯夫在1907年出版的名著《The Prolongation of Life:Optimistic Studies》中,提到老化學(Gerontology)名詞,認為「老化的主因是食物消化過程中,腐敗菌產生的毒素,所引起人體慢性中毒」。並認為乳酸菌卻是天然的防腐劑,食用乳酸菌可以抑制細菌的腐敗,達到養生的目的。

 

益生菌之父梅契尼柯夫 (Mechnikov)

照片來源:Wikimedia,Professeur Metchnikoff

 

梅契尼科夫發現優酪乳可以幫助消化。當時他得知一位在日內瓦醫學院的保加利亞留學生克羅夫,從保加利亞優酪乳中分離出數種乳酸菌,即保加利亞乳桿菌(Lactobacillus bulgaricus)和嗜熱鏈球菌(Streptococcus thermophilus)後,立即邀請克羅夫到巴斯德研究所深入討論這些發現。

 

梅契尼科夫認為,保加利亞人的健康與每天攝入優酪乳有關,他建議每天吃300到500 mL益生菌優酪乳來幫助消化功能,健康維持,儘管他憑藉諾貝爾獎的聲望在歐洲各地演講,推廣優酪乳的益處,但他的主張也因為太過前衛,遭到了當時人們的嘲諷。

 

(一)東方益生菌的巨擘—「養樂多」的誕生

受到梅契尼科夫的概念啟發,日本京都大學的代田稔 (Shirota) 醫師成功分離出了一種能對抗病菌的菌株,名為乾酪乳桿菌(Lactobacillus casei Shirota,也稱為代田菌)。代田博士將這種菌株加入到稀釋的發酵乳中,並於1935年開始生產。他的理念是,一瓶100毫升的養樂多就含有超過一百億的活菌,讓民眾能用一張明信片的價格買到健康。

 

如今,養樂多公司將這種產品成功推廣至全球市場,每天銷售超過四千萬瓶,每年也都有十幾篇文獻的健康實證,不僅延續了梅契尼科夫的理念,而且還將其發揚光大。

 

(二)乳酸菌的應用,東西方「偏好」大不同!

東西方的乳酸菌歷史發展至今,喜好的發酵食品,因飲食人文、天氣因素而大不相!乳酸菌偏好較為無氧的環境,並且在營養豐富的地方生長繁盛。它們在凡有「動、植物活動」的地方均可發現。這些細菌能夠產生大量乳酸,賦予食物溫和適中的酸味,同時具有顯著的防腐功能。

 

事實上,乳酸菌的存在與食物保存的需求緊密相關,在含有乳酸菌的食物材料中,東西方大不相同:

 

  • 西方社會以「乳製品發酵」為主,如優格、起司與奶油等製品。
  • 東方社會以「植物發酵」為主,如醬油、泡菜、納豆、醋與味噌等。

 

說明乳酸菌作為一種天然保存劑的應用,其發展受飲食文化的深遠影響。

 

 

四、益生菌的現在:科學認證5大益生菌的好處

經歷了2個世紀,人們對於益生菌的了解突飛猛進,益生菌不僅可以從傳統發酵食物中攝取,現代人更願意補充益生菌保健品,以「更有效率」的方式來讓益生菌替身體工作。

 

目前科學對益生菌公認的好處,主要為以下5個項目:

 

  1. 新生兒健康
    嬰幼兒早期接觸益生菌(約4~6個月接觸副食品之後),如母乳中本就含有的「比菲德氏龍根菌」,可以幫助改變細菌叢生態,有助於調整體質。
     
  2. 健康維持
    益生菌經證實可調整體質,幫助健康維持,特別適合經常請假、臥床的族群。
     
  3. 使用抗生素後的輔助調理
    在使用抗生素後,常見的副作用是體內微生物失衡。益生菌的使用,已被證明可調理菌叢平衡,維持使用抗生素後的身體健康。
     
  4. 幫助季節轉換影響
    益生菌適合在季節轉換、頻繁使用時食用,可幫助調整體質。
     
  5. 幫助心情穩定
    研究顯示微生物菌叢生態,與心情之間存在著關聯性,對維持心情狀態有所幫助。

 

5大益生菌好處

 

以上發現只是益生菌研究領域中的一部分,也是現代人普遍對益生菌好處的認知,但事實上,益生菌對人類健康的影響,還有很多未探索的空間。

 

 

五、益生菌的未來:「以共生菌的角度,重新理解益生菌」

身體每一處都能發現與微生物共存的現象,人體的共生菌至少有數千個不同的菌種,而人體的共生菌有95%以上存活在消化道,這些細菌叢分布又被稱為體內菌相 (microbiota),除了病原菌外,都是與我們一起生活的共生菌,飲食與環境因素都會改變體內的菌種分布,所以每個個體都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獨特細菌叢生態,進而形成不同的體質。

 

(一)共生菌的強大與失衡,與健康息息相關

依照目前的微生物與免疫系統理論,認為益生菌就是對幫助健康的共生菌,與生物體內其他微生物及宿主細胞共存並相互影響。體內微生物的生態受到宿主的基因、飲食與環境所影響。2018年國際知名的學術期刊“科學”《Science》發表以「保護體內微生物多樣性」為題的文章中2,提到豐富體內微生物生態需要注意的六件事—

 

 1. 謹慎使用抗生素

 2. 減少剖腹產

 3. 鼓勵母乳哺育幼兒

 4. 減少使用抗菌產品

 5. 飲食多樣化

 6. 多攝取益生菌和益生元

 

人體有上百兆以上的共生菌。這代表著,益生菌對於人類未來,會有著更緊密的關係。不僅僅是細菌叢生態,益生菌對人類的影響力比想像中更多,唯有提前部屬,隨時更新益生菌知識,才是未來正確理解益生菌的最佳方式。

 

 

六、益生菌常見問題Q&A,益生菌優酪乳差在哪裡?

Q1. 可以喝養樂多、優酪乳補充益生菌嗎?

都可以喔!益生菌的定義就是可以在腸道存活,對健康有益的共生菌。養樂多含有活性的乳酸菌。而市售優酪乳,若有取得衛福部的健康食品認證,幾乎都是有添加益生菌的產品,可依據產品標示的內容進行補充。

另一個值得注意的事,無論是養樂多與優酪乳產品都有高糖分的特性,如果你是中高齡或有代謝問題的族群,選擇上應更小心糖分的攝取量。

 

Q2. 益生菌、優酪乳差在哪裡?

這兩個品項都含有好菌,建議以需求來選擇:

  • 「特殊需求選擇益生菌」,例如有排便順暢的需求、維持健康的需求、或換季調理的需求,可選擇對應的菌種來食用,對維持健康更有感。
  • 「日常保健選擇優酪乳」,優酪乳適合平日補充,補充乳品富含的蛋白質、脂質、醣類、鈣質等,平日飲用有助於改善細菌叢生態,幫助調整體質。

 

【FJ豐傑712D益生菌】益生元X益生菌X後生元—「黃金三角配方」

712D益生菌提供712天的新鮮活菌,幫助維持消化道機能,強化益生菌定殖,有別於市售益生菌添加調味粉、香料、蔗糖等添加物, 712D益生菌為100%無添加益生菌,1包即有250億保證菌數,是最純粹的優質好菌。

 

豐傑生醫 712D益生菌

 

關於豐傑生醫

豐傑生醫盼成為消費者信賴度第一的品牌。

我們想傳達給大家就是最真實且正確的保健概念,致力研究適合亞洲人的配方,選擇最自然健康的原料及天然植萃為主軸,選用最純粹的原料與配方,加上足量成分,真正做到幫助健康,讓您感受到有感、安全且專業。希望這些精心研發的產品,能由內而外守護全家人,成為消費者信賴度第一的品牌。

豐傑生醫專業團隊

參考文獻

1. Bello MGD, et al. Preserving microbial diversity. Science. 2018;362(6410):33-34.

2. 蔡英傑 教授。益生菌2.0大未來:人體微生物逆轉疾病的全球新趨勢。方舟文化。

3.封面圖來源:Dr Metchnikoff in his Laboratory.jpg

延伸閱讀